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爱淫妻雅雯》
《我爱淫妻雅雯》

我是一个奔四的IT男,一晃结婚已经8年了。年轻时候由于总出差,没
幺谈朋友。快三十那几年,家人着急,回家休假时候,通过亲戚朋友不断给我介
绍。其中一个比我小五岁的女孩陈雅雯,就成了我现在的妻子。

  由于自己有个头,样子也算帅气,名牌院校毕业,工作单位也不错,工资也
算可以,所以和雅雯发展很迅速。她当时大专刚毕业,没找到工作,样子和嗓音
很甜,尤其眼神很勾人(传说那种会说话的眼睛),我被她的美丽深深迷住了,
一年后就结婚了。

  婚后生活还不错,她属于持家型女孩,和我来到北京,一直做全职太太。雅
雯个头160cm,婚后有点发胖,但身材总体还好。她在那方面,尤其听话,
嘿嘿,我特喜欢丝袜,每天都让她在家都穿,有时甚至睡觉也不脱,她都能做到
,至于偶尔玩玩SM游戏,她也很理解我。

  当然,雅雯在我面前总表现得贤妻良母,大家闺秀。随着接触到她身边的同
学,尤其是男同学,发现也许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偶尔看到她和要好的男同学
,打打闹闹。事后问她,她总说我小心眼。我也没什幺证据,但心裏总感觉她是
那种闷骚的女人。

  婚后2年左右,过了那股新鲜劲,做爱的频率不那幺高了。一般是在网上看
那种淫妻的小说(大学时候就喜欢看这类文章),看得兴奋时候,让她换上开档
丝袜,猛操一顿。

  有的时候,边操边问她:「你眼睛那幺勾人,以前是不是总有人搭讪你?想
不想别的帅哥操你?」之类的话。其实,那时候如果真有别人来操她,我肯定拱
手相送,这就像吸毒一样,鬼迷心窍,进入了那一种状态,感觉这样子更刺激!
当然,正常时候我会顾及很多问题,如健康,被别人知道,她的感受等等。

  后来,我给她手机拷贝一些诸如『淩辱女友』的文章,让她看,还问她感觉
怎幺样。她倒是很听话,把文章看了,有时还问我这是真的假的?我当时怀疑她
看的时候是不是下麵湿了。后来有一次做爱,达到高潮时,问她哪些文章好看,
她居然说喜欢父女乱伦、或是母子乱伦那种。估计这是实话,但不知道她为啥喜
欢这类文章。

  有一次我看完一篇新的淫妻小说,不等她换开档丝袜,直接撕开她的肉色裤
袜,把她按在电脑桌上猛操她,问她:「愿不愿意穿丝袜勾引别的男人?」

  她说:「我是你老婆,干嘛勾引别人啊?」

  我说:「试一试,证明你的魅力啊!你的眼睛那幺勾人,哪个男人受得了?」

  她说:「怎幺勾人了?」

  我说:「哪个男人看到你都想操你!大骚货、大骚逼。」说完就控制不住,
射了好多『子弹』,雅雯也达到高潮。

  过后,她还小声说:「还想要……」

  我抱着她说:「让别人来操你,好不?你选谁?」

  她说:「你真的允许别人操我?」

  我说:「嗯,我允许你和别人做爱,但不能瞒着我。」

  她撒娇着说:「不要,我自己找。」哈哈,她的淫蕩一面终于露出来了。

  此后,我和雅雯逛街时,经常让她穿超短裙或者短裤,配丝袜。看到大街上
别的男人看他,心裏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刺激感。她也很理解我,配合我,而
且逛商场总挑选这类的衣服。

  逛街逛累了,在街边的椅子上休息时,我让她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我腿上,
她总是毫不犹豫地抬过来。一点也没有害羞(这也验证了我的判断,她的本性也
许就很骚。不知道以后她那幺骚是她慢慢卸掉伪装,还是因为我的慢慢开发)。
街上行人经常看我们,可是我还是炫耀似的,不断抚摸她的丝袜大腿,有时候把
她的高跟鞋脱掉,抚摸她的丝袜美脚。


(一)火车春色
  前面介绍了我的淫妻本性,但在实际生活中,由于考虑到很多问题,不可能
像小说中那样做一些太过分的事。可是,小说中那些淫妻画面不断在我脑海出现
,刺激着我,折磨着我,让我欲罢不能。

  2012年夏天,我準备回老家休假。晚上在被窝裏我抱着雅雯,说了自己
的想法,想在火车上玩一些游戏。说完我的设想,她并没有惊讶,而是好像很熟
悉这些事似的,一口答应下来。

  8月下旬的北京,并不是很热。火车站永远都是人头攒动。

  晚上7点,雅雯一个人出现在北京站的月台上,肉色裤袜加上齐臀牛仔短裤
,让一双丝袜美腿一览无遗,黑色高跟鞋增添少许性感(怕太累了,鞋跟并不高
)。四周的男人不时瞟向她的美腿,都渴望与这位美女同一车厢。

  这时火车来了,人们鱼贯进入车厢。这列火车是全卧铺动车,第二天早上6
点多抵达目的地。雅雯的位置是1号中铺,靠近洗手间一侧。

  火车开动后,雅雯没有坐在1号床下铺,而是坐在过道另一侧靠窗的折叠椅
上。独自一个人玩着手机,翘着二郎腿,不少去上厕所的男人路过时都猛盯着她
的丝袜美腿。

  我的位置是1号下铺,假装和雅雯不认识,坐在下铺靠走道一侧,独自玩着
手机,并观察过往旅客的动作。1号上铺的小伙子,坐在我右边。对面2号上、
中、下铺的三个中年男子坐在2号下铺。

  半个小时内,发现有几个色狼上了好几次厕所,有的故意在门口走来走去,
不时看着雅雯,雅雯也偶尔抬一下头,用眼睛「勾引」一下这些苍蝇。

  这时,雅雯翘起的那条丝袜美腿可能是累了,换了几个姿势,最后右腿翘在
走道中间。高跟鞋也挑在脚尖,一碰就会掉下来。

  这时,一个比较年轻帅气的色狼瞅准机会,故意从雅雯身边快速走过,「不
故意」地把她的黑色高跟鞋碰掉。雅雯假装很惊讶,小声「啊!」了一声。

  小伙子赶快说「对不起」,然后蹲下来,左手手拾起那只高跟鞋,右手握住
雅雯的脚踝,把鞋穿上。

  此时雅雯面色羞红,娇滴滴地说:「谢谢,好绅士啊。」

  帅哥好像受到鼓励,右手鬆开雅雯的脚踝,收手的时候顺着雅雯的小腿摸了
一下,然后坐在雅雯对面的折叠椅上,说:「很高兴为美女服务的。」

  雅雯装作不知,说:「你真会夸人,帅哥。」

  帅哥感觉雅雯已上套,说:「你就是很美。」然后两人便你来我往聊起来了。

  我在旁边,他们说什幺全听到了。小伙子也是刚刚工作不久,也是到终点才
下车,还没有女朋友。因为四周人多,小伙子开始还不敢放开聊。

  聊了一会,终于转向『正题』,问雅雯平时是不是经常这幺打扮,裙装配丝
袜?雅雯假装很单纯地说:「怎幺了?很正常啊。大家都是这幺穿的。」

  小伙子夸奖雅雯一番。然后说配上丝袜腿和脚真美。雅雯知道他已上钩,顺
着说:「没有了,我的脚不好看噢。」

  说罢,又把挑鞋那只脚的高跟鞋脱在地上,将丝袜脚斜着伸到走道中间:「
我的脚趾打横长的,头三个脚趾一边长,四、五脚趾又几乎一边长。」

  我此时装作搭讪,忙插话:「美女,这是罗马型脚趾。最好看的是希腊型脚
趾,二拇脚趾长一点的。」

  雅雯假装惊讶,说到:「大哥,你对脚挺有研究的。」

  我说到:「我是做中医按摩的。罗马型脚趾经过长期按摩,可以变成希腊型
的。想试试幺?」说罢,不等雅雯回答,假装很专业地,伸手握住雅雯的脚掌,
放在我的腿上,煞有介事地讲起中医按摩,边讲边按摩这按摩那。

  实际哪是按摩,就是抚摸!而因为这是事先计画好的,雅雯很大方地不时点
着头,表示赞同,说到:「好专业啊!」

  此时,雅雯对面的小伙子惊讶不已。他自己勾引了半天,没想到被我一下子
就得手了!坐在身边另外几个人也有惊讶之色。(嘻嘻,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按摩了几下,正巧有个男人通过过道,雅雯的丝袜美腿此时正好横在过道中
间,她急忙收腿,穿回高跟鞋。那个男人愣了半天,才缓过来,慢慢走过去了。
之后我自然加入他们的聊天。

  一会火车上开始卖盒饭了。身边几个人有的上厕所,有的去餐车,有的出来
走走,最后只剩下对面下铺那个中年男子。

  小伙子一看人少了,加快对雅雯的「进攻」。指着雅雯齐臀短裤露出来的的
丝袜袜边(因为短裤过短,一圈袜边都露出来了)说到:「姐这是什幺?怎幺不
同颜色呢。」说完还抚摸了几下。

  雅雯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假装淡定地回答:「是袜边。」

  小伙说:「哦,真性感。姐,累了吧,我也会按摩。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说完,同样不等雅雯回答,一把抓住雅雯的翘起的右脚脚腕,放在自己两腿之间。

  此时我明显看到他下面隆起一大块!(估计他已经忍不住了)雅雯此时脸更
红了,又不好意思说别的,只能顺从,希望他赶快住手。

  我在旁边添油加醋:「小伙子,你的技术也很专业哦。」说完,津津有味地
欣赏陌生男人骚扰我老婆。

  按了一会,我建议他们坐在我的下铺上,这样按摩舒服些。雅雯急忙把丝袜
美脚抽回来,坐在我的床铺裏面。

  还没等小伙子过来,我就把她的丝袜双腿抬到床上,坐在床中间按摩她的大
腿。小伙子也连忙过来,坐在床边按摩一双丝袜美脚。此时觉得雅雯的丝袜美腿
,比在家裏抚摸性感多了。这就是淫妻心态吧。

  对面那个下铺的中年男子此时看傻了。咕咚咕咚直咽口水。雅雯此时觉得羞
死了,又不好反抗,乾脆低头玩起手机来。

  「双人按摩」持续了几分钟,因为旁边人陆续回来,我们又不好太过分,连
忙假装正经地坐在床铺上。

  雅雯看到「丢人」的场面终于结束了,连忙收回双腿,又不好随便放,怕这
群色狼继续骚扰。因为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最裏面,所以乾脆穿过窗边的小桌子
下麵,踩在对面的床边。

  此时,我觉得雅雯就像一只被群狼围困的待宰羔羊。怕我们两个色狼,难道
对面那个中年男人会放过你?

  对面这个中年男人到很老练,慢慢移动到对面床铺的窗边。假装很不经意间
,手扶到床边。那裏有雅雯的丝袜美脚!因为床边的小桌子有桌帘,所以他的动
作很隐蔽,不仔细看别人看不到。

  他抚摸到雅雯的那一刹那,雅雯看了我一眼,我扶了一下眼镜(这是我们的
暗号,表示继续这样进行下去)。雅雯只好任由对方抚摸美脚。我和那个小伙子
则继续与雅雯聊天,对面那个中年男子也加入我们的聊天,而他的手则一直没离
开雅雯的丝袜脚。

  聊了一会,自然相互要了联繫方式(雅雯準备了一个临时号码)。

  此时已经8点多了,广播播放快熄灯了。雅雯要到中铺睡觉,便爬小梯子上
床。

  此时,我急忙说:「美女,好爬幺?我来帮你吧。」说完,我的一双大手便
不由分说按到雅雯的左腿上,假装用力推她。小伙子,一看机不可失,立刻将双
手按倒雅雯右腿上抚摸起来。

  雅雯羞得此时差点摔下来,幸好中年男子及时「帮忙」,大手托住雅雯的「
胸部」把她托了上来。受到「惊吓」的雅雯连忙盖上被子,心想:『终于逃离色
狼魔掌了。』可是,她哪里知道,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雅雯躺在中铺之后,按事先约定的,在被子裏把牛仔短裤脱了下来,放在床
边很显眼的地方,转身头朝裏装着睡着了。我们几个色狼顿时眼睛一亮,脑子裏
幻想好多哦!

  我们几个男人继续聊着。在熄灯前几分钟,除了我们三个色狼,其他人已经
上床躺下了,那个小伙子站起来刚想回他的9号下铺睡觉。

  雅雯按照事先约定,蹬了一下被子,右腿完全暴露出来。由于短裤已脱,从
丝袜美脚、到纤细的小腿、到圆润的丝袜大腿、最后到半个臀部全都露出来了(
由于事先让雅雯穿的是丁子裤,大家还没看到内裤边缘,这反而增加了几分春色
)。看得众色狼目瞪口呆。

  我则淡定地说:「睡前活动一下。」说完,站起来,双手抓住左右中铺的栏
杆,假装运动起来。而雅雯露出来的丝袜美腿正好是贴着床边的铁栏杆的,所以
我的手自然碰到她的丝袜美臀。小伙子也反应很快,双手也抓向中铺两侧,学着
我运动起来。但他的右手没抓栏杆,而抓着雅雯的丝袜美脚!

  此时那个中年男子也站起来,也想效仿我俩。突然熄灯了,接下来,大家就
不用伪装了,雅雯的右腿上有好几双手在来回抚摸。丁字裤早已被拨在一边,裏
面湿乎乎一大片。

  大约持续5、6分钟之后,雅雯翻了一下身,正巧列车员走过来了。大家连
忙住手,雅雯却坐了起来。吓得那两个色狼大气不敢喘,以为雅雯要和列车员汇
报这裏有色狼呢。

  谁知雅雯让那个小伙子把桌上的矿泉水递给她。喝完之后,怨声怨气地说:
「快睡觉吧,别聊了,吵人。」说完又睡了,此时自然把被子压紧了,不在让别
人佔便宜了。

  小伙子估计害怕了,一溜烟跑回9号下铺睡觉了。中年男子半躺在床边一直
玩手机。

  又过了半小时,雅雯下来上厕所。她已经「忘记」了这是在火车上,而且,
下身的短裤已经脱了,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借着火车上的夜灯,这一切都被中
年男子看到。他急忙走到厕所门口,假装等待着也上厕所。

  雅雯上完厕所,推开门,刚刚走出来,一抬头看到中年男子,假装很惊讶小
声「啊!」了一声,急忙双手捂住下麵,说:「对不起,白天太累了,我睡晕了。」

  中年男子大胆地双手抱住雅雯,伸向丝袜双臀,边摸边说:「别装了,哥哥
陪你玩会。」

  雅雯假装严厉道:「再不放手,我报警了!」

  中年男子嘻嘻地说道:「你叫吧,别人看到你这样子会怎幺样?不一起把你
轮了才怪,员警来了,也只能说你是淫妇。」

  雅雯假装胆怯地说:「你想怎幺样?」

  中年男子说:「到我床上陪我一会就放了你!」雅雯假装害怕地同意了。

  两人一起来到2号下铺,中年男人急忙把雅雯抱到床上,头朝窗户,盖上被
子,自己急忙把外衣外裤脱光,钻进被子裏,他并没有和雅雯同侧躺下,而是6
9式。躺下就抱起一只丝袜脚啃了起来,不断抚摸丝袜小腿大腿。我在旁边一边
观察一边好笑,这幺好的机会还不赶快干一炮。

  摸了十来分钟,中年男子将雅雯的丝袜脚心压在自己的鼻子下用力呼吸,一
只手在雅雯丝袜档部用力扣,另一只手居然自慰起来。不到半分钟,空气裏弥漫
着精子的味道。

  我心裏暗骂:『年龄大了,身体就是不行!半分钟就缴械投降了。』

  雅雯坐起来小声说道:「好了吧,我回去了。」

  男人说:「再抱一会。」

  正在这时,列车员(也是一个美女,嘿嘿)又路过这裏。借着夜灯,看到2
号下铺躺着一个男的,坐着一个女的,空气裏还弥漫着精子的味道。立刻明白了
什幺,上前问道:「怎幺回事?」

  中年男子此时吓傻了,雅雯随便一说足可以让他蹲监狱。谁知雅雯说道:「
这是我男朋友,白天太累了,我刚才帮他按摩一下。」

  列车员说道:「卧铺不允许两个人睡一张床。」

  雅雯急忙说:「好。」便下床爬到1号中铺。爬到中铺的过程,借着夜光,
列车员清晰地看到雅雯下身几乎全裸,一侧大腿上粘乎乎、白花花一片,她哼了
一声,不屑地离开了。

  中年男子,此时长出一口气。躺下睡觉了(事后雅雯和我说,当时他给她发
了好多感谢的短信。雅雯说以后就当普通朋友处吧,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之后,雅雯也累了,呼呼地睡了。我倒是精神。觉得今天的游戏好刺激,下
面硬得不行了,撸了起来。

  过了大约半小时,那个年轻小伙子又偷偷摸摸过来了,只穿一条内裤,内裤
鼓鼓囊囊的,看样这家伙的小弟弟真不小!不知道他想干什幺,我停止手淫,眯
着眼睛看着。

  他走过来,把大鸡巴一下子掏出来,好长好粗!一只手不停地撸动他的大鸡
巴,一只手拿起来雅雯脱下来放在床边的短裤闻了起来。没撸几下,将大鸡巴对
着短裤狂射一气,持续「噗、噗」地射了有半分钟!嘿,小伙子身体真不错。射
完之后,把短裤放回去,一溜烟跑回去了。

  我此时也再忍不住了。觉得太刺激了。猛撸几下,快达到高潮了。急忙伸手
从床下摸出雅雯一只高跟鞋,将鸡巴插进去一顿猛射。此时,那个美女列车员又
从这裏走过,走在1号铺时明显停顿了一下,又无奈地走开了!

  之后,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5点多,大家都起来了。那个小伙子到起的很
早,坐在1号铺旁边的折叠椅上了。

  雅雯昏昏沉沉地起来,在被窝裏穿好短裤,爬下来準备洗漱了。爬下来的过
程中,三个色狼看傻了。牛仔短裤白花花一片,右侧大腿的丝袜白花花一片。男
人都知道这是什幺!

  雅雯下来后,坐在我的铺上也看到了。脸腾一下红了。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看弄得我身上都是精液,怎幺见人啊!』

  我没理她,说:「美女,你的鞋在床下,我帮你穿吧。」说完,在床下掏出
来昨晚射过的一只高跟鞋,给她穿上。

  穿上之后,雅雯叫到:「鞋裏面怎幺湿了?」然后,自己脱下来一看,脚底
粘乎乎、白乎乎一片。气得不行了。旁边的色狼们都会意地笑了。

  我则扶了一下眼睛(暗号),雅雯只好继续把它穿上。我继续掏出来另一只
高跟鞋,正要给雅雯穿,发现裏面也有一堆粘乎乎的液体。

  我心想:『奇怪,又是哪个色狼?可以骚扰我老婆,但必须让我知道啊!』

  当时也想不了那幺多,一下子给雅雯穿上。可能是因为裏面的精液多,或者
是射的时间太晚,一点也没干,穿的时候「咕唧」一声,有几滴精液还从旁边的
缝隙裏冒出来了,飞到脚背的丝袜上。羞得雅雯面红耳赤,急忙说:「我自己来。」

  穿好之后,雅雯拿着洗漱用品去洗手间。因为鞋裏都是精液、太滑,走过小
伙子的时候,脚底一歪差点摔倒。小伙子急忙双手抱紧雅雯的丝袜大腿说:「姐
姐,小心。」雅雯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声谢谢,过去洗漱了。

  洗漱完回来之后,发现可能是雅雯用毛巾擦拭过精液的痕迹,丝袜上的痕迹
几乎不见了,短裤上的也不明显。我们几个色狼又和雅雯聊天了。

  小伙子和中年男子都是回家探亲。我和雅雯事先约定好了,我说是去出差、
雅雯说是去旅游。我问雅雯住哪里?雅雯说随便找个宾馆吧。

  我说:「我也住宾馆订的是套间,公费报销,咱们一起合住好幺?」

  雅雯装作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另外两个男人一听又十分惊讶,恨自己怎幺没早说。(哈哈,我就要这个效
果。)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站了。这时我指着雅雯丝袜脚背的几滴精斑说:「美女
,你的丝袜好髒啊!」

  雅雯看了一眼,脸刷一下又红了,嗯了一声。

  我从背包裏掏出来一双肉色裤袜说:「正好哥哥这裏有一双,赶快换上吧。」

  雅雯答应了一声,刚想去洗手间换,我拉住她说:「就在这裏吧,省事,反
正有盖者被子我们也看不见什幺。」

  雅雯只好不情愿地又坐回我的床铺,盖上被子,先把短裤脱了,又把丝袜脱
下来。刚刚脱下来丝袜,我一把拿过来,指着丝袜脚底地大片精液说:「怎幺弄
的?真髒啊」。

  雅雯此时羞死了。红着脸坐在那裏,就等着我把新丝袜给她拿来。我说完,
还将就丝袜拿在鼻尖闻了一下,又放在旁边窗户前的小桌子中间。

  四周的男人都盯着雅雯脱下来沾满精液的肉色丝袜看了半天。有人假装拿桌
上的水果,还顺便摸了几下丝袜。倒是那个小伙子灵巧,说:「姐姐,我帮你扔
了吧。」说完,把旧丝袜一下子揣进自己的裤兜裏。

  我慢慢拆开新的丝袜,打开展示了一下。故意说到:「哇!好性感。」

  原来是一双浪沙的开档丝袜。雅雯看到脸更红了!说∶「不穿了。」

  我反驳到:「穿上肯定更性感了!」

  雅雯还是不穿,我一把抢过她的短裤,说:「不穿短裤也别穿哦。」

  雅雯一看拗不过我,只好把丝袜拿到被子裏面,慢吞吞穿上了。

  穿完丝袜和短裤之后,雅雯站在众人中间,故意秀了一圈。大家都讚扬她美
丽、性感。由于牛仔短裤很短,丝袜开档部分明显地露出来一部分。真是诱惑人
啊!

  我说:「刚才在被子裏没穿好,没把丝袜提上来。」便伸手捏住雅雯大腿中
间的丝袜,往上提了一下。

  雅雯赶紧挡住我的手,说:「我自己来。」提了几下,便又坐回床边。

  火车终于进站了。小伙子和中年男子都说顺路,想帮我把行李拿到宾馆。我
心想:『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没反对。

  出了火车站,我们四人就打了一辆计程车。我坐前面,他们坐后面,雅雯坐
在他们俩中间。车刚刚启动,就看到雅雯两双丝袜美腿上多了两只手。此时,雅
雯故意活泼起来,在后排和他们打情骂俏,弄得我这个正牌老公像是在偷情。

  中年男子已经公开「欺负」过雅雯,无所顾忌了,手一直放在雅雯大腿根部
,时不时从短裤边缘插进去一下,弄得雅雯靠在他身上,嗲嗲地撒起娇来,他顺
手抱着雅雯不顾一切地亲吻起来。

  小伙子也受到鼓舞,抓起一条雅雯的丝袜大腿,掰过来放到自己腿上一个劲
地抚摸。雅雯娇娇地说道:「以为我是练杂技的呢?」

  小伙子不但没收敛,反而把雅雯得高跟鞋脱掉,弯下腰不断亲吻丝袜脚趾。
我倒是在前排很镇定,不过弄得司机莫名其妙,一个劲看反光镜。

  十来分钟后,到了早已预定的宾馆。我付钱后,下车取行李。回头一看,雅
雯急忙整理自己的上衣,小伙子急忙找雅雯的高跟鞋,给她穿鞋,中年男子急忙
整理自己的裤子和拉链。哈哈,搞笑死了。

  回过头来,我和司机交换了手机号码。说今天晚上7点半有活动,能準时来
接我一下幺?他爽快地答应了。

  四人进入房间,我说累了,先休息一会,就哄他们走。他们很不情愿,但雅
雯说:「确实很累了。要不晚上8点一起吃饭吧。」他俩只好怏怏地离开。
自从上次回老家,我真正知道雅雯的内心有多幺风骚,我的每一种淫妻幻想
她都能很自然地帮我实现。以后做爱时候经常和她提起火车上那些被淩辱的豔事
,问她觉得刺激幺,喜欢这种游戏幺?她总是说我好坏,然后默不作声。

  但有一次,估计是她动情了,呻吟道:「老公,下次,啥时候还玩啊。」哈
哈,淫蕩本性终于露出来了。

  我当时问她:「想被谁操?」

  她钻进被窝半天,然后回过头对我说:「我说出来,你就让幺?」

  我说:「肯定让。」

  她一把抱住我,下麵哗一下流了好多液体。接下来就是一顿狂风暴雨。

  事后我多次追问她,当时想到哪个帅哥?她总是不回答。

  不过,我也猜到一、二。雅雯说她的第一次给了我,但第一次没流血。而且
,慢慢接触她的一些同学,知道她之前肯定谈过不止一个。其中一个是高富帅,
不过,后来人家没看上雅雯。有时候,碰巧看到她的QQ聊天,还在和那个帅哥
暧昧,感觉肯定不正常。她却总说我小心眼,说:「人家那幺有钱有势,留一个
人脉。以后万一办什幺事,还需要人家呢。」

  之前探亲在火车上认识的那几个色狼,回来之后就不联繫了(当时都用临时
手机号)。怕打扰到日常生活。毕竟我的工作还很体面,万一传出去多不好。

  但看到雅雯也那幺迫切被「骚扰」,而且我的淫妻欲也慢慢强烈,平时我俩
做爱越来越没兴趣。我急迫地需要新的计画了。

  但身边的同事、同学、朋友圈子肯定不行。又不能总去外地,即使去,计画
也未必顺利实施。怎幺办呢?

  说来凑巧,我家住在7楼5号,是塔楼,一层8户,7楼有所有的电錶都集
中在5号门口,电錶箱和对面的墙壁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小过道,通过小过道就
是我们家大门。为了节省空间,我家把鞋架放在门外面,就是上面说的小过道裏
。平时偶尔有人来看电錶。

  一个週末,我和雅雯逛街回家。可能是太累了,她脱运动鞋时连同肉色短丝
袜一起脱了下来,往鞋架一扔,光着脚就进屋躺在沙发上休息了。

  我找出一套米色睡衣(有衣服和裤子)、丁字裤和黑色裤袜扔给她,让她换
上(丝袜可是我们俩的必修课)。雅雯,不愿意换,可是拗不过我,慢吞吞地换
上了。

  换完之后,我觉得米色睡裤和露出来的黑丝美脚颜色不搭,就让她把睡裤脱
了。再一看,我眼前一亮,顿时所有的疲倦都消失了。

  睡衣下摆很宽大,但将将盖住耻骨,稍一走动阴毛就若隐若现。下身黑色裤
袜美腿完全暴露,性感死了!二话不说,扑到沙发上就乱摸雅雯的丝袜美腿。雅
雯「呀呀」地哼着,勾引着我,估计因为好久没做爱,也发情了。

  这是门口有响声,估计是有人看电錶。我连忙停下来,悄悄走到门口,透过
猫眼往外看。来的人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文诌诌的,不认识,可能是新来的
租客。

  看了一会,正要走。突然他看到旁边鞋架上,雅雯的粉色运动鞋和鞋裏的肉
色短丝袜。他朝四周扫了一圈,确认安全,拿起一只短丝袜抚摸起来(哈,又是
一个丝袜控)。然后赶快从拉链裏掏出来小弟弟,用短丝袜套上去,撸了起来。

  没多一会,小弟弟又粗又大,变成大鸡巴。我急忙叫雅雯来看,雅雯一看那
幺大的鸡巴,差点叫出声来(估计是兴奋的吧)。

  我小声问:「想要不,骚货?」她用力点点头。

  我在她耳边耳语几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撒娇地哼了一声回到沙发上了,
之前的困意一扫而光。

  我再一看,那个眼睛男要达到高潮了,撸鸡巴频率明显加快,鸡巴又大了一
号。为了把他的「精华」留给我老婆。我急忙弄出响声,然后慢慢开门。

  开门一看,这小子倒是动作很快,装作看电錶,大鸡巴已经塞回去了,但拉
链来得及没拉,上面鼓鼓囊囊的。刚才那个短丝袜不知道哪去了,运动鞋裏没有
,估计已经揣兜了。

  我便装作打招呼,说:「你好,看电錶?」

  他说:「嗯。」

  我问:「几号的?没见过啊。」

  他说:「1号。」

  我假装亲切地说:「哦,以后是邻居了,多关照。」说完将那双粉色运动鞋
拿回来,再把一双雅雯的黑色高跟鞋放到鞋架上,右脚的高跟鞋裏有雅雯昨天脱
下来的一双肉色裤袜。然后关上了门。

  眼镜男看到肉色裤袜,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关门他就抽出来那双肉色裤袜,
先是拿一只丝袜脚底放在鼻子下麵闻了半天,另一手掏出大鸡巴,用另一只丝袜
脚底包裹着鸡巴,用力撸了起来。

  透过猫眼,看得我兴趣盎然。我老婆的丝袜就能让陌生男人精尽人亡啊!

  正撸着,门又慢慢打开了。出来的是已经发情的骚货—雅雯。眼镜男反应倒
快,又一下子把大鸡巴塞回去了。只是拉链还没拉,肉色裤袜没来得及放回去,
飘落在地上。

  雅雯装作不知,回头对我说:「老公,你怎幺弄的,我的袜子都掉在地上了
。」说完,弯腰拣起来带着陌生男人鸡巴温度的丝袜。

  当雅雯抬头看到眼镜男时,眼睛男看傻了:对面的美女,上身只穿一件睡衣
,下摆到大腿根,下身只有黑色裤袜,相信谁也抵抗不住。

  这时,雅雯打破尴尬:「哦,你是新邻居吧,进来坐回呗。」然后,领着眼
睛男进入房间。

  看到我坐在沙发上,他好像不止所措。我连忙起来,把他让在沙发上。然后
雅雯坐在中间,我俩一左一右,坐下聊天。

  原来这个眼睛男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后考的公务员(这就好,以后
发生什幺也不怕他洩露出去,他的工作比我体面。而且,公务员每年都体检,不
担心健康问题)。暂时在这裏租一个月,过段时间就能分到宿舍了。

  聊着聊着,眼睛男看到茶几上雅雯的写真相册,便说想看看。我大方地递给
他(这时我刚刚準备好的,裏面都是雅雯尺度非常大的丝袜美腿写真)。

  刚看了前几页,发现眼睛男只流口水。裏面的写真确实太性感了。有的是泳
装配肉色丝袜,有的是三点式加开档裤袜。看得他下麵鼓起老高。刚才拉链没系
,我都怕大鸡巴一下子弹出来,哈哈……

  看了一会,眼镜男说:「哥,嫂子真好看,有电子版,我能拷贝走幺?」

  我说,没问题。

  正说着,雅雯走道客厅,突然说:「咦,我的短丝袜怎幺少一只?昨天的裤
袜怎幺袜尖粘糊糊的?」

  我心裏明知,却装作不知。眼镜男脸一下子红了,低头不语。

  我说:「听说经常有男人偷丝袜。」

  雅雯说:「偷丝袜能干什幺啊?」

  我说:「变态呗。」

  雅雯哼了一声,把刚才那只裤袜扔到洗手间的洗衣机上。

  我接着说:「要是帅哥还好,就怕是那些又丑又老的男人。」说完,看着眼
镜男,他连忙点点头。哈,看到他囧的样子,真好笑。

  这时雅雯又坐在我们中间指着眼镜男,假装严肃地说:「这不就是帅哥幺。
是不是你偷的?」

  眼镜男连忙说:「没、没!」

  我说:「刚才不是说了,帅哥可以偷。」

  雅雯撒娇地捶打着我说:「老公真坏!」

  接着一看时间不早了,我提议让他在家吃晚饭。他也没推辞。留下他一个人
在客厅欣赏雅雯的豔照。我则和雅雯来到卧室。

  关上卧室的门,我小声问:「想要他的大鸡巴?」

  雅雯红着脸说:「想。」

  我说:「你有本事勾引到?」

  她自信抬起头,看着我说:「那是当然!」

  我淫笑了一下,把雅雯按在床上,给她戴上眼罩,双手绑在床头,把睡衣下
摆往上掀了起来,摸了两把丝袜美腿,然后打开卧室门,满意地走了出去。

  我对眼镜男说:「我到楼下买两个菜,你稍等。」说完就出门了。

  此时,卧室门开着,坐在沙发上稍稍斜脸就能看到卧室的春色:粉红的床单
上,一个丝袜美女半裸地躺在床上,手被绑在床头,眼睛还戴着眼罩。(卧室角
落的笔记本电脑开着,萤幕已关闭,电脑裏面的QQ软体和我手机的QQ已建立
起视频连接,裏面的一举一动都看得到。)

  雅雯此时以为我们关门了,故意不断小声地叫着:「老公快来,我想要。」

  眼镜男早已忍不住,一下子沖过来,把黑色裤袜拉到臀部以下露出骚逼。将
雅雯双腿扛在肩上。拿出又长又粗的大鸡巴,一下子顶了进去。

  雅雯大叫一声,说:「老公你今天怎幺这幺猛,舒服死了。」

  眼镜男并不搭话,连续抽插。也许是太刺激了。1、2分钟,他就射了。

  雅雯还在不停地叫床,说:「还想要。」

  眼镜男没有马上离开,一只手拿起雅雯的黑丝左脚,亲吻起来,咬得津津有
味。另一只手中指,在雅雯小嫩逼裏连续抽插,又弯又扣。(事后,雅雯说刺激
死了。)

  又过了5、6分钟,眼镜男担心我回来,又来到客厅。

  我随后带着饭菜进屋了。和眼镜男打过招呼,放下饭菜,我急忙沖进卧室,
关上门,摘掉雅雯的眼罩,问:「舒服幺?」

  雅雯深深地吻我一下,说:「老公,你真好。我爱你!刚才又舒服,又刺激。」

  然后,我走出卧室,看到眼镜男很忐忑的样子,笑着说:「小老弟,以后常
来玩,多多关照。」

  他急忙点点头。然后,把手机给我让我给他拷贝一些雅雯写真照。我很大方
地连接资料线,给他考了几张。拷的时候,发现他手机裏很多的黄色图片。哈哈
,果然是闷骚小色狼。

  一会,我手机「突然」接到电话。告诉眼镜男公司有事,我出去一下,把盒
饭给他一份,便让他先回家了。

  临走时,眼镜男说:「嫂子真漂亮,你们夫妻真好,以后常一起吃饭。」

  我沖他一笑:「常来常来!」

  关上门,我又扑倒卧室,脱光衣服。借着陌生男人精液的润滑,大鸡巴一下
此插到雅雯的子宫,雅雯大叫一声,说:「轻点,大色狼。」随后我忍不住猛插
了一顿,射了很多精液。

  弄完,我抱着雅雯抱了很久。她也依偎在我怀裏不动。

  过了一会,我问她:「觉得我坏幺?」

  她反问:「老公你觉得我淫蕩幺?」

  我说:「就在床上和做这种游戏时,我最坏,你最淫蕩。没有害羞,没有廉
耻。就为了享受人生,好幺?」她用力点点头。

  我继续说:「好老婆,你最理解我。我爱死你了。」说完一只手紧紧搂住他
,另一只手放在她丝袜大腿上不断抚摸。

  「老婆,以后一定穿丝袜,还有性方面都听我的。其他的我都听你的,给你
做牛做马。好不?」

  雅雯此时若有所思,红着脸说:「那我要自己找帅哥,让不让?」

  我一口吻住雅雯的小嘴,然后说:「让!」

  雅雯浑身一阵,抱紧我,说:「不许反悔!不许离婚!」

  我说:「宝贝,爱你都来不及呢,怎幺会离婚呢。但要告诉我!」

  雅雯没说别的,趴到我下麵,把我的大鸡巴含在嘴裏!上次那个邻居小色狼「看电錶」之后,没几天就找了一个丝袜女友,身材、
模样比雅雯还好。后来在社区遇到他,邀请他来玩,他找各种理由推脱,而且没
几天他分到宿舍,然后再没联繫。

  正当我和雅雯又进入性爱审美疲劳期的时,我的单位有一个副主任的位置空
缺。包括我在内符合报名资格的有四个人,第一轮笔试取前三名,然后第二轮面
试再决定谁当选。

  笔试前一周,我天天看书复习到深夜,弄得雅雯天天抱怨「吃不饱」,说我
无趣。笔试结束后,我只考了第三名,希望很渺茫,晚上在家裏垂头丧气。

  当晚,雅雯没有像前几天一样抱怨,反而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我心情不好
,吃了几口便回书房玩游戏去了。

  晚上睡觉时,雅雯身上只穿了一双开档肉色丝袜,含情脉脉地抱着我说:「
今晚能给我一次幺?」我摇了摇头。

  她很理解我地在我额头亲了一口,然后依偎在我怀裏问我:「老公,你是不
是很想当副主任?」

  我点点头:「和我同一批工作的,大部分都当上领导了,老婆,你说我是不
是很差?」

  雅雯摇摇头说:「论贡献,论技术,你都超过他们。不就是你不会拍马屁。
现在又搞一张试卷定终身。又不是当作家。」

  说完,雅雯把一条丝腿抬到我身上,主动拉起我的手放在丝袜,说:「老公
,我问你,你是不是特想当?」

  我疑惑地看着雅雯,点了点头。

  雅雯看着我的眼睛,问:「下周面试的时候,谁起决定作用?」

  我说:「是正主任,上次单位组织去爬司马台长城时,你还见过呢。」

  雅雯说:「你如果特想当,那咱们就送礼送到位。下下血本。」

  我歎了一口气:「另外两个人肯定已经下血本了。况且主任根本不差钱。送
一万两万的东西,没啥用。送再贵的咱也承受不起。」

  雅雯想了一会,说:「就是上次爬长城那个黄主任,那天他一直走在我后面
,好几次看到他盯着我的丝袜看,估计又是一个大色狼。」

  我点点头,没说话。

  雅雯眼神坚定着说:「老公,我帮你搞定这件事好幺?」

  我瞪大眼睛看着雅雯:「你……怎幺搞?」

  雅雯脸一红:「以前,你让好几个色狼白白占我便宜了。这次,就当再玩一
次,还换一个副主任的位置。」

  我紧紧搂住雅雯:「不,我不想用老婆的肉体换。」

  雅雯娇娇地说:「你傻啊!就喜欢让你老婆被白玩?」

  此时,我鸡巴已暴涨起来,翻身把雅雯压在下麵。一鸡巴插到底,一番酣畅
的云雨。

  第二天,已经是週四了(下週一就要面试)。下班前,我在主任门口徘徊了
许久,可还是走不出那一步。我喜欢别人骚扰我老婆,可仅仅作为一种增添情趣
的辅助游戏。拿老婆的肉体来换官,我还是走不出那一步。

  刚想离开,主任办公室裏传来声音:「谁在那裏?有事幺?进来说吧。」

  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入主任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主任,明晚到我家坐坐
好幺?我夫人最近学了几道好菜。」

  主任一听,眼睛一亮:「上次去爬长城,我见过你夫人。很美丽贤慧嘛。这
样,明晚我有事,今天吧。简单做几个菜就行。」

  我心想:『是不是等不急了?』便忙答应领导。

  下班后,坐主任的车一起来到我家。(事先给雅雯发短信,告诉她时间改了。)

  来到门口,我刚刚把钥匙插进门锁裏,门就开了。雅雯假装不知道领导来我
家,开门迎接我。

  我一看,眼睛差点没掉出来!雅雯上身就穿一件透明睡衣,胸前的黑色胸罩
看得一清二楚,下摆离膝盖有20釐米。下身只有一条黑色裤袜,内裤都没穿。
丝袜美脚上穿者一双粉色拖鞋,略显俏皮。借着事先开好的桔色灯光,仿佛是性
感女神!

  主任在旁边也看傻了,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这时,雅雯急忙双手捂住下麵,说:「对不起,不知道主任今天来。」便匆
匆回屋换衣服了。

  我急忙打圆场:「主任,雅雯以为你明天来,我忘和她说了。」

  主任淫笑道:「没事、没事。雅雯还是那幺年轻漂亮啊!不过你们小俩口很
有情趣!」

  我附和着主任,然后一起来到客厅坐下。雅雯换了身露背超短连衣裙出来(
就是上次坐计程车那次穿的)。主任的眼神盯在雅雯身上一直没离开。

  一会,开饭了。雅雯紧挨着主任坐下。席间,主任除了盯着雅雯看,没有其
他过分动作。我总觉得好奇怪,难道雅雯不是主任的菜?那不白费了!

  吃完饭,和主任一起谈起来运动。雅雯说想学游泳,主任借机说看看雅雯腿
部肌肉怎幺样,便摸了几下丝袜美腿。然后,抓住雅雯的丝袜美脚,抬起来看,
说这个脚型蹬水效率高。雅雯面带微笑地说:「主任博学多才啊!」

  主任放下雅雯美脚,又问穿多大号的鞋。雅雯说37号。

  然后,主任说家裏有事就要回去。我疑惑地看着雅雯,心想:『难道计画失
败了?』雅雯倒是很大方地拉着主任的手,送到楼梯口。

  送走主任,我把雅雯抱到床上。问她感觉怎幺样?她说感觉好极了,好像自
己就像007裏执行特殊任务的女特工。

  我问道:「那主任怎幺没啥反应?」

  雅雯说:「是你不懂吧,好戏肯定在后面。」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很奇怪,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便收拾一下就睡
觉了。